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中国如何才能拒绝天然气荒重来?外媒:可能还远远没有到头

2018-8-9 9:22:42      点击:

来源:商业见地网

从去年冬到今年春,一场大规模天然气荒席卷中国很多城市,在南北多地出现一轮少见的天然气“气荒”和天然气价格暴涨的现象让人记忆犹新。中国此前推行煤改气项目导致天然气消费量史无前例暴增,同时,去年冬季意外发生的中亚管道天然气供气不足也是加剧“气荒”的因素之一。

中国目前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俄罗斯的主要天然气消费国,数据显示,中国今年前五个月的LNG总进口量达到了3490万吨,今年前2个月,进口总量同比跳增36.7%,环比去年的LNG进口量跳增46%。对此,据国际能源署(IEA)7月19日在上海发布的《天然气市场报告2018》中指出,中国将在2019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

报告显示,预计在2017年至2023年间,中国将贡献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长的37%,高于任何其他国家。报告还指出,到2023年天然气进口量达到1710亿立方米,以中国为首的新兴亚洲市场将贡献全球天然气消费增量的一半以上,其中大部分为液化天然气。

据全球标普普氏能源统计的数据,日本目前的液化天然气年进口量约8300万吨左右,中国2017年的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为3789万吨,超越韩国的3651万吨,成为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据悉,在过去几年,日本、韩国、中国分别是全球液化天然气进口量最大的三个国家。

另一面,中国是一个”富煤缺油少气”的国家,目前,中国液化天然气(LNG)进口方向单一,集中在俄罗斯、澳大利亚、美国、卡塔尔、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不过,据路透称,过去两个月以来,载有美国LNG前往中国的船只开始减少,2016年2月至2018年4月期间,中国对美国LNG的购买量占到美全部LNG的14%。但5月份仅有一艘从美国出发的船舶到达中国,6月份甚至一艘没有,而今年1-4月共有14艘抵达。

分析称,中国很可能会继续增加进口天然气,因为现有的长期合同恐怕无法满足需求。为此,中国两大石油集团今年未雨绸缪,已经从增储产量加快天然气开发及扩大海外气源等方面做准备,确保今冬不会再出现天然气荒问题。比如,中石化近日还宣布中国首个大型页岩气田(涪陵页岩气田)如期建成100亿立方米年产能及扩大进口天然气供应源等。

同时,中国也正在扩大进口气源,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近日称,俄管道天然气供应可能在明年晚些时候得到提振,届时俄罗斯将启动其“西伯利亚力量”输气管道,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中国通过管道进口的天然气数量大约为327万吨,近日俄罗斯伊尔库茨克石油公司也发布消息称,该公司与中国平煤神马能源化工集团将成立联合企业来落实伊尔库茨克州的天然气项目。另一面,国内主要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商中海油也称今年将通过水路及管道加大南气北运,力保冬季供气。

不仅于此,今天(7月19日), 中俄能源合作重大项目(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向中国供应的首船液化天然气(LNG)也通过北极东北航道运抵中国,开启了亚马尔项目向中国供应LNG的新篇章,并为中国的清洁能源供应带来了新气源,我们曾提及,“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产出的天然气产品将走“北方航道”经白令海峡运往中国,全程仅需约15天,真是从“绝地搬来的救兵”;而今年2月初,哈萨克斯坦国家天然气公司也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达成协议,向中国出口的天然气规模将增至每年100亿立方米。哈萨克斯坦方表示,向中国输送天然气对两国的经济合作均具重要战略意义,并为供应做好了增加天然气出口规模的准备。事实上,中国的大经济战略正是给了像哈萨克斯坦这些沿线有能源资源的国家经济带去了重新发展的机会。

而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也在数周前宣布停止在伊朗的天然气合作项目,对此,路透社援引油气领域消息人士的话报道,中国的一家天然气巨头正在考虑承接该公司在伊朗“南帕尔斯”天然气项目中的份额,如果中国公司能从法国道达尔手中拿走伊朗南帕尔斯天然气项目50.1%的股份,届时,中国将成为南帕尔斯天然气田11期项目的超级大股东,或成为中国攻下全世界最大天然气田的一个引子。

而这将对中国未来的天然气供应,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除获得应有项目本身的天然气既得利益外,更为未来中国深入南帕尔斯油气田及中东油气更多的开发,或提供先行保障。

而对国内比较关心的天然气价格问题,价格改革也已经箭在弦上。对此,彭博社分析称,上一次天然气价格至所以暴涨,是因为在一个垄断天然气供应市场完全放开LNG价格,气价不可避免走向失控。未来几年里,中国天然气的消费量只会大幅提升,如果不改变,这场“气荒”可能将还远远没到头,对此,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天然气市场高级经济师徐博曾对《界面》称,天然气必须改革,否则五年内难以解决;与此同时,中国继原油期货后,或也将推出天然气人民币定价机制,也将对当前的天然气价格改革将起到基本性的作用,防范气荒再次出现。(完)